以问作答

在比赛中作为一个裁判,球员有问题,裁判过去对问题作出回答,这是一个很合乎逻辑的程序。然而在我的学习中,几乎所有的老裁判都说:Every question turns out to a question.  意思是说,球员的规则问题,裁判都不要立刻给予答案而是应该向球员提问。

案例一

        Wilson先生是PGA资深裁判,执裁球员锦标赛26次,大师赛21次,还有多次英国公开赛、美国公开赛和莱德杯,他给我们举了个例子:

        球员招手叫裁判,裁判到了,球员问:“我的球动了,要罚一杆还是两杆?”
       Wilson先生说,“当一个球员说球moved(被移动了),裁判一定要第一时间将moved的定义说一次,看看球手所认为的moved是否与定义相符。”

定义

移动(Moved)

“移动”指的是一个静止中球离开其初始位置并静止在任何其它位置,而且肉眼可以看到这个现象(无论是否有任何人实际看到)。
无论这个球是从初始位置上升、下降,还是在任何方向向上水平移开,上述解释均适用。
如果这个球只是摇晃,但仍停在其初始位置或者有回到其初始位置,则这个球没有移动。

        所以Wilson先生将定义复述了一遍后问:“球的移动是否与定义所说的相同呢?”球员说,他的球在长草上,当他做击球准备放下球杆的时候轻压了长草,球随之下沉了一点,他立刻拿起球杆后球又回到了原来的位置,然后他就招手叫裁判了。
        Wilson先生说,你的球确实离开过原来的位置,但是它没有静止在其它的任何地方且回到并静止在原来的位置,所以根据定义你的球没有移动,不需要罚杆。

案例二

         一次大学联赛,比赛接近尾声,我和裁判长Rice先生回到记分处帮忙。一个球员交卡时说:“我的球打到了自己的球包,然后我在球所在的位置继续打,要罚一杆吧?不过我听说这条规则已经改了是吗?”
       最近不少的球员都在说2019改规则的事,但是我们现在用的还是2016版本的规则,因此我马上答道:“这条规则还没有改。”

        这时候,Rice先生耐心地拿起规则书指着封面上的2016对球员说:“我们使用的是2016版本的最新规则,规则19-2在这个版本自2016年1月生效起至今未作更改。规则19-2上一次的更改是2008年,将罚2杆改成罚1杆,你指的是不是这一个更改呢?”然后他将书迅速翻到规则19-2摆在球员面前。

        两个回答高下立见。

案例三

        Wiesley 先生是我们州的裁判长之一,一次青少年比赛中,一个球员在比赛中多次砸杆,表现非常不好。Wiesley先生在一洞结束后在果岭边小声问了该球员三个问题:

我猜你妈妈也在那群人中看你比赛,对吗? Yes.

你觉得她会为你所做感到自豪吗?No.

你还继续这样做吗?No.

        和Wiesley先生对话最有趣的是,每次我有规则问题问他,他总是将我的问题要点重复一遍,然后问“对吗?” 确认之后他就开始问我问题,我一个一个地回答,最后总是我自己就说出了我要的答案。
       It’s better right than fast and wrong when giving a ruling.  (做判定的时候,对总是比快而错要好。)Wiesley 先生说。

        能够对规则问题以问作答,是一种长期而综合的习惯养成,更加是对规则、对人对事的深刻洞悉。

原文写于2017年10月,2021年1月修改。 

让我们都好好去爱

很多人都爱打高尔夫,甚至说它是“绿色鸦片”。什么是爱?爱的程度可以用杆数衡量吗?可以用一年打了多少洞衡量吗?可以用花了多少钱衡量吗? 

我没有答案。

        但当我看到这件文物,我可以肯定:冒着生命危险打高尔夫的那是真爱;在冒着生命危险的情况下还严格执行规则接受罚杆的,那是不要命的爱。

1941年,正值第二次世界大战德国对伦敦展开大轰炸的时期,德国对伦敦进行了共计76个昼夜的轰炸,造成4.3万名市民死亡。位于伦敦的Richmond高尔夫俱乐部在这一年定下了这7条临时规则:

1,球员需收集炸弹及弹片碎片以避免剪草机器被其损坏。

2,比赛中,发生枪战或炸弹坠落期间球员可以进入掩体而不受罚,或可停止比赛。

3,延时炸弹的位置如能确定会用红旗合理标示,但不保证,请与之保持安全距离。

4,在球道或沙坑,位于球一杆范围内的弹片或炸弹碎片可以拿走而不受罚,由此导致球意外移动不罚杆。

5,由敌方行为导致移动的球可放回原位,如该球遗失或损毁,可以用另一个球在不更靠近旗洞处抛球,不受罚。

6,位于弹坑内的球可以拿起,在旗洞延线不更靠近旗洞处抛球,不受罚。

7,  球员击球的同时因炸弹爆炸而受到影响,可以罚一杆再打另外一球。

         这份珍贵的文本现在保存在美国高协(USGA) 的档案馆,捐赠人Harry Mcgrath 给USGA的赠言是这样写的:

        ”幸运地,高尔夫运动现在已经不需要类似的规则了,我们希望永远都不需要。但是,作为一件历史的信物,我想你们可能想保存一份副本。“

     是的,我们可以从这些文字中看到:无论世道如何,高尔夫有规有矩,公平公正。

在生命面前, 我们都应该学会好好地去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