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拉姆的罚杆

一,USGA声明   

       USGA 2020年 7月20 日就纪念赛(Memorial Tournament)上琼- 拉姆(Joh Rahm)在16洞因自己未察觉的球移动而罚两杆的事件发放了一则声明, 中心思想是:


  • 根据2017年颁布的视频使用指引,电视影像是确认事实时可信和可用的来源。

  • 基于“移动”的定义和规则2c“肉眼”的标准,该判罚并没有使用高于上述术语的标准。

  • 视频是在实际速度下播放(不是慢镜),符合球员肉眼可见的标准。虽然球员没有专注在球上,但基于他的站位球员可以看见球移位的事实。


  • 点击此处查看USGA声明原文。

        7月22日的USGA裁判网会上专门就拉姆的情况请与会的裁判就罚与不罚投票,然后Craig Winter详细讲解了USGA的观点,之后再请大家投票。总的来说主张罚的投票占了多数。网会全程已发布在USGA网站上,对此事件的解释大约在33分到45分之间,讲了超过10分钟,有兴趣的裁判可以听听。有趣的是,解释了10分钟后,支持不罚杆的裁判增加了。

二,如何理解规则9.2

对于静止的球移动了,在规则上要解决两个问题:

1,球有没有发生符合定义的“移动”?
2,如果有,是什么导致球移动的?

世界上或有千百种原因可以令球移动,但是规则里面只承认四种可能性【9.2b(1)】,且任何移动的原因只可能是以下的其中一种:

1,自然力
2,球员(包括球员的球僮)
3,对手(包括对手的球僮)
4,外部因素

决定球移动的原因最好的方法是排除法,排除三项,剩下的唯一一项就是导致球移动的原因。多数时候排除的顺序可以是:球员?(比洞赛)对手?外部因素?如果这三项都否定,那么规则就默认是自然力了,一定是风、水、地心引力…… [9.2b(2)]

三,知道或几乎肯定

        拉姆事件中,如何理解9.2a 及 b所提及的“知道或几乎肯定-known or virtually certain”(以下简称KVC)?


        首先,KVC是一个定义(请翻书,定义和释义加在一起你有一页半的书要先读),在此条规则中只针对球员、对手和外部因素这三种原因,即如果是球员、对手、外部因素移动了球需要KVC。自然力移动了球不需要KVC,因为要证明和确定地心吸力如何导致了球的移动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其次,KVC不等于球员本人实时KVC。比如球员本身不知晓(known)或不能确认(certain),但是有目击者知道和肯定,这个事实就是KVC。当然,最后球员必须知道球移动了(比如知情人告诉他了,又或者象拉姆这样电视录像重放给他看),才能进一步谈后继处理和处罚(假如有的话),因为球员KVC之后才能将罚杆施加给自己。
        在拉姆这个案例中,球员通过录像再综合其他合理的信息作出了确认。当中的电视录像就是“可以合理获得的信息”(请翻书,这是KVC定义中的一个内部定义),且不费力,没有延误比赛。9.2b(2)最后一句就是将这个内部定义重复了一遍。

        所以我们回到上述两个问题:

1,球有没有发生符合定义的“移动”?—— 有。
2,是什么导致球移动的?—— 球员将球杆向下压导致球移动了。
再加一个:可以KVC吗?—— 可以,有录像。

        问题是这个录像是否应该在判定中采用?问得好!所以现在要去看USGA的声明。

        判定球移动的原因是规则9中最重要的一项工作,因为确认了原因才能指向相应的子规则,进一步确定球员后继怎么做,要不要处罚。因此理解好9.2是关键。

四,球员不知情要不要罚?

        球被移动了,但是球员在击球前不知道,要不要罚?
那么我们要看导致球移动的原因,概括来说:

  • 如果不是球员导致球移动的,不罚杆;
  • 如果是球员导致球移动的,虽然球员没有留意或不知道,罚杆是不可避免的。

        释义9.2a/1 和 9.2a/2 解释了这类情况,尤其是释义/2,标题就说得很明白了:球员要对导致球移动的行为负责,即使在不觉察到球已经移动的情况下。

五,拉姆赛后回应

        赛后,高球周刊引述了拉姆对此作出的回应:


“The ball did move. It’s as simple as that,” Rahm said. “The rules of golf are clear. Had I seen it, I would have said something. But you have to zoom in the camera to be able to see something, and I have rough, I’m looking at my landing spot. I’m not really thinking of looking at the golf ball……

“As unfortunate as it is to have this happen, it was a great shot. What it goes to show is you never know what’s going to happen. So I’m glad I grinded those last two up-and-downs……I want everybody to hear it; it did move. It is a penalty. But it did move, so I’ll accept the penalty, and it still doesn’t change the outcome of the tournament. It doesn’t take anything from the day, though. It’s still probably one of the greatest days of my life.”

“球确实动了。就这么简单。”Rahm说。”高尔夫的规则很清楚。如果我看到了,我肯定会说的。可是你必须把摄像机放大才能够看到这些,我在长草区,我在看我的落点。我没有在想要看着那个高尔夫球。

“虽然发生这种事很不幸,但那是一个漂亮的击球。如果这能说明什么的话那就是你永远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所以我很高兴我守住了最后那两个一切一推。我想让大家都听到这个:它确实动了。这要罚杆。但(因为)它确实动了,所以我会接受这个处罚,只是它并没有改变比赛的结果。这事并没有让我在今天的比赛中失去什么。它仍然可能是我一生中最伟大的一天。”

从潘政琮的露营车说开去

The Extra Mile with C.T. Pan

Golf Digest 这两天发了三部短视频,记录的是潘政琮开着他2020年买的奔驰露营车,与记者一起从凤凰城到圆石滩800英里路程的经过。当中潘政琮谈起自己是怎样开始打球的,父亲带着他和哥哥睡在一辆面包车里打了7年比赛的往事…… 

图片来自GolfDigest

点击此处可查看视频。

开着露营车打美巡
文字版

其实早在2020年12月左右,潘太太Michelle就用文字记录了两人购买和使用露营车的故事,一连3篇,相当有趣味。

以下链接可以看到这些精彩的文字。

潘政琮基金网站

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潘政琮的信息、高尔夫教学指导或是获得一些青少年如何进大学的信息可以去看他自己的网站

卢宏宗访谈视频

其中提到他的恩师卢宏宗(已故)。我早些年接触到卢先生的理念时觉得非常认同。卢先生是帮助潘政琮作出人生关键选择的人,他说过,他不但要培养一位PGA Player, 更是要培养一个pathfinder(寻路者)。

Youtube上面有卢先生的访谈,链接在这里

Hale Irwin

     首先在这里分享一篇文章,讲的是PGA 巡回赛著名裁判施拉格 怀特(Slugger White)的自述故事。

My Shot: Slugger White 英文原版

交战规则:一个巡回赛裁判的真情告白高球文摘TW版的翻译,

      里面提到一个“掐住他的脖子叫他振作起来”的球员赫尔 欧文(Hale Irwin)。欧文先生是我们科罗拉多州高尔夫名人,今天来讲讲他的故事。

Photo from pagtour.com照片来自pgatour.com

      欧文先生今年75 岁了,比起怀特不如人意的职业球员生涯,欧文先生的职业生涯可算是辉煌。他掐怀特脖子的三年之前(1974)已经赢过了第一个美国公开赛(U.S. Open);两年之后(1979)他赢了第二次;11年之后(1990)赢了第三次。

      欧文先生赢过20个PGA冠军,打过5届莱德杯,做过一届总统杯的队长。其他冠军大概45个,年纪大了以后参加美国老年公开赛也赢过2次(1998,2000)。1992年他入选世界高尔夫名人堂。就在我现在执笔之际,他在夏威夷打三菱电子锦标赛(上图),这是他第25次参加这个比赛,两轮+5。

      1986年开始,欧文先生开始做高尔夫球场设计工作,全美有大概25座球场是由他的公司设计或改造的。他设计的Highland Ranch高尔夫球场,应球场业主的要求设计成既适合居民消闲娱乐又符合DI大学联赛要求的球场,因为业主要将这个球场送给他的母校—— 丹佛大学。设计公司现在主要由他的儿子史提夫欧文打理。值得一提的是史提夫欧文先生高尔夫打得不是一般的好。2003年他与父亲一起赢得Office Depot 父子配对赛的冠军,他也获得了2011年美国公开赛资格和2017年美国业余锦标赛资格。话说当时我们本地的美国业余资格赛中一共有三个资格,他以42岁“高龄”获得第二名资格,媒体用了绝大部分的笔墨去写第二名,反而将第一名轻轻带过。的确,欧文家是有故事的家族,对媒体这样的着墨我由衷赞同,尽管第一名是我儿子。

      言归正传,谈赫尔欧文先生。

      欧文先生球打得好,钱挣得多,对社会的贡献也不少。他连续25年为圣路易斯儿童医院筹款,医院的其中一栋就以他的名字命名。

    

       他与科罗拉多州高协合作,于2012年创办赫尔欧文球员项目(Hale Irwin Player Program),培养11-18岁青少年精英高尔夫球手。球员由项目委员会仔细甄选,根据高尔夫技能和性格,通过社区服务,学术表现和总体行为举止进行评估。项目运行数年,入选的球员只有41名,全部进入名校。最具代表性的球员就是珍妮花 卡普秋(Jenifer Kupcho),成为2018年DI 大学总决赛女子冠军;第一届奥古斯塔女子业余锦标赛冠军并踏上了顺利的职业之路。

      除此之外,欧文先生还命名和赞助一站AJGA比赛(AJGA Hale Irwin Colorado Junior),每年的6月在我们风景绝美的科罗拉多举行。今年的比赛日期是6月13-17日,给大家报个信。
                                   ~完~

以问作答

在比赛中作为一个裁判,球员有问题,裁判过去对问题作出回答,这是一个很合乎逻辑的程序。然而在我的学习中,几乎所有的老裁判都说:Every question turns out to a question.  意思是说,球员的规则问题,裁判都不要立刻给予答案而是应该向球员提问。

案例一

        Wilson先生是PGA资深裁判,执裁球员锦标赛26次,大师赛21次,还有多次英国公开赛、美国公开赛和莱德杯,他给我们举了个例子:

        球员招手叫裁判,裁判到了,球员问:“我的球动了,要罚一杆还是两杆?”
       Wilson先生说,“当一个球员说球moved(被移动了),裁判一定要第一时间将moved的定义说一次,看看球手所认为的moved是否与定义相符。”

定义

移动(Moved)

“移动”指的是一个静止中球离开其初始位置并静止在任何其它位置,而且肉眼可以看到这个现象(无论是否有任何人实际看到)。
无论这个球是从初始位置上升、下降,还是在任何方向向上水平移开,上述解释均适用。
如果这个球只是摇晃,但仍停在其初始位置或者有回到其初始位置,则这个球没有移动。

        所以Wilson先生将定义复述了一遍后问:“球的移动是否与定义所说的相同呢?”球员说,他的球在长草上,当他做击球准备放下球杆的时候轻压了长草,球随之下沉了一点,他立刻拿起球杆后球又回到了原来的位置,然后他就招手叫裁判了。
        Wilson先生说,你的球确实离开过原来的位置,但是它没有静止在其它的任何地方且回到并静止在原来的位置,所以根据定义你的球没有移动,不需要罚杆。

案例二

         一次大学联赛,比赛接近尾声,我和裁判长Rice先生回到记分处帮忙。一个球员交卡时说:“我的球打到了自己的球包,然后我在球所在的位置继续打,要罚一杆吧?不过我听说这条规则已经改了是吗?”
       最近不少的球员都在说2019改规则的事,但是我们现在用的还是2016版本的规则,因此我马上答道:“这条规则还没有改。”

        这时候,Rice先生耐心地拿起规则书指着封面上的2016对球员说:“我们使用的是2016版本的最新规则,规则19-2在这个版本自2016年1月生效起至今未作更改。规则19-2上一次的更改是2008年,将罚2杆改成罚1杆,你指的是不是这一个更改呢?”然后他将书迅速翻到规则19-2摆在球员面前。

        两个回答高下立见。

案例三

        Wiesley 先生是我们州的裁判长之一,一次青少年比赛中,一个球员在比赛中多次砸杆,表现非常不好。Wiesley先生在一洞结束后在果岭边小声问了该球员三个问题:

我猜你妈妈也在那群人中看你比赛,对吗? Yes.

你觉得她会为你所做感到自豪吗?No.

你还继续这样做吗?No.

        和Wiesley先生对话最有趣的是,每次我有规则问题问他,他总是将我的问题要点重复一遍,然后问“对吗?” 确认之后他就开始问我问题,我一个一个地回答,最后总是我自己就说出了我要的答案。
       It’s better right than fast and wrong when giving a ruling.  (做判定的时候,对总是比快而错要好。)Wiesley 先生说。

        能够对规则问题以问作答,是一种长期而综合的习惯养成,更加是对规则、对人对事的深刻洞悉。

原文写于2017年10月,2021年1月修改。 

让我们都好好去爱

很多人都爱打高尔夫,甚至说它是“绿色鸦片”。什么是爱?爱的程度可以用杆数衡量吗?可以用一年打了多少洞衡量吗?可以用花了多少钱衡量吗? 

我没有答案。

        但当我看到这件文物,我可以肯定:冒着生命危险打高尔夫的那是真爱;在冒着生命危险的情况下还严格执行规则接受罚杆的,那是不要命的爱。

1941年,正值第二次世界大战德国对伦敦展开大轰炸的时期,德国对伦敦进行了共计76个昼夜的轰炸,造成4.3万名市民死亡。位于伦敦的Richmond高尔夫俱乐部在这一年定下了这7条临时规则:

1,球员需收集炸弹及弹片碎片以避免剪草机器被其损坏。

2,比赛中,发生枪战或炸弹坠落期间球员可以进入掩体而不受罚,或可停止比赛。

3,延时炸弹的位置如能确定会用红旗合理标示,但不保证,请与之保持安全距离。

4,在球道或沙坑,位于球一杆范围内的弹片或炸弹碎片可以拿走而不受罚,由此导致球意外移动不罚杆。

5,由敌方行为导致移动的球可放回原位,如该球遗失或损毁,可以用另一个球在不更靠近旗洞处抛球,不受罚。

6,位于弹坑内的球可以拿起,在旗洞延线不更靠近旗洞处抛球,不受罚。

7,  球员击球的同时因炸弹爆炸而受到影响,可以罚一杆再打另外一球。

         这份珍贵的文本现在保存在美国高协(USGA) 的档案馆,捐赠人Harry Mcgrath 给USGA的赠言是这样写的:

        ”幸运地,高尔夫运动现在已经不需要类似的规则了,我们希望永远都不需要。但是,作为一件历史的信物,我想你们可能想保存一份副本。“

     是的,我们可以从这些文字中看到:无论世道如何,高尔夫有规有矩,公平公正。

在生命面前, 我们都应该学会好好地去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