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e Irwin

     首先在这里分享一篇文章,讲的是PGA 巡回赛著名裁判施拉格 怀特(Slugger White)的自述故事。

My Shot: Slugger White 英文原版

交战规则:一个巡回赛裁判的真情告白高球文摘TW版的翻译,

      里面提到一个“掐住他的脖子叫他振作起来”的球员赫尔 欧文(Hale Irwin)。欧文先生是我们科罗拉多州高尔夫名人,今天来讲讲他的故事。

Photo from pagtour.com照片来自pgatour.com

      欧文先生今年75 岁了,比起怀特不如人意的职业球员生涯,欧文先生的职业生涯可算是辉煌。他掐怀特脖子的三年之前(1974)已经赢过了第一个美国公开赛(U.S. Open);两年之后(1979)他赢了第二次;11年之后(1990)赢了第三次。

      欧文先生赢过20个PGA冠军,打过5届莱德杯,做过一届总统杯的队长。其他冠军大概45个,年纪大了以后参加美国老年公开赛也赢过2次(1998,2000)。1992年他入选世界高尔夫名人堂。就在我现在执笔之际,他在夏威夷打三菱电子锦标赛(上图),这是他第25次参加这个比赛,两轮+5。

      1986年开始,欧文先生开始做高尔夫球场设计工作,全美有大概25座球场是由他的公司设计或改造的。他设计的Highland Ranch高尔夫球场,应球场业主的要求设计成既适合居民消闲娱乐又符合DI大学联赛要求的球场,因为业主要将这个球场送给他的母校—— 丹佛大学。设计公司现在主要由他的儿子史提夫欧文打理。值得一提的是史提夫欧文先生高尔夫打得不是一般的好。2003年他与父亲一起赢得Office Depot 父子配对赛的冠军,他也获得了2011年美国公开赛资格和2017年美国业余锦标赛资格。话说当时我们本地的美国业余资格赛中一共有三个资格,他以42岁“高龄”获得第二名资格,媒体用了绝大部分的笔墨去写第二名,反而将第一名轻轻带过。的确,欧文家是有故事的家族,对媒体这样的着墨我由衷赞同,尽管第一名是我儿子。

      言归正传,谈赫尔欧文先生。

      欧文先生球打得好,钱挣得多,对社会的贡献也不少。他连续25年为圣路易斯儿童医院筹款,医院的其中一栋就以他的名字命名。

    

       他与科罗拉多州高协合作,于2012年创办赫尔欧文球员项目(Hale Irwin Player Program),培养11-18岁青少年精英高尔夫球手。球员由项目委员会仔细甄选,根据高尔夫技能和性格,通过社区服务,学术表现和总体行为举止进行评估。项目运行数年,入选的球员只有41名,全部进入名校。最具代表性的球员就是珍妮花 卡普秋(Jenifer Kupcho),成为2018年DI 大学总决赛女子冠军;第一届奥古斯塔女子业余锦标赛冠军并踏上了顺利的职业之路。

      除此之外,欧文先生还命名和赞助一站AJGA比赛(AJGA Hale Irwin Colorado Junior),每年的6月在我们风景绝美的科罗拉多举行。今年的比赛日期是6月13-17日,给大家报个信。
                                   ~完~

九宫绕翠

九宫绕翠 Wind's Kitchen

酿冬菇 五件
嫩豆腐 四件
上海青 六件
 剁椒点缀

      选身材匀称的冬菇八只浸泡过夜,第二天细细地洗干净,蚝油加水,高出冬菇1.5倍的高度,烧开,慢火煨30分钟。

        煨上了冬菇就开始剁肉。三肥七瘦的猪肉剁细,加上家常的调料,无非就是盐糖豉油蒜粉等等。最要紧的是加点生粉,容易凝聚成团。

        冬菇好了,选一个最丑的试味,味道合适的话摊凉,选出最喜欢的五只,酿上猪肉团子。嫩滑的豆腐,工工整整地切四块出来,大小合着冬菇肉团的身材就好。按九宫格的格式放在盆中,倒入一半的蚝油水,沸水上锅蒸10分钟。

        10分钟里足够时间洗干净6棵体型纤细的上海青,油盐水烫熟。剩下两个蚝油冬菇留着做某人的午餐便当······ 

        上海青按绕翠的概念摆好,用剩下的一半蚝油水勾成芡,浇上,再放四撮红剁椒点缀一下。

        菜成,倒酒!

在错误的地方打了球

错误的地方

      在错误的地方打了球后,球员一般都会感觉懊恼。然而懊恼并不解决问题,之后要怎样做才合乎规则,这才是球员要思考的问题。以下的图表就是一个球员需要遵从的步骤。

       

南京织物

Nankeen

        学习Spencerian书法,练到第四本开始全部是单词。有些单词我是不会的,于是我用Google翻译,好些单词竟然没有中文。这不奇怪,这套书是1864年左右出版的。我想字写得那么漂亮总不能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吧,于是搬出我的韦氏词典,找到了Nankeen这个单词。
        第一项解释是中国南京;第二项是来自中国南京的手工机织黄褐色耐用棉质布料( a durable brownish yellow cotton fabric original loomed by hand in China. )1755年Nankeen收录进韦氏词典。
维基有Nankeen的页面,说的也是南京织物。
于是回头去查中国历史,1645年创立的“江宁织造局”(维基)的“宁”正是南京,所以南京织物风靡欧洲毫不出奇。

       更多的信息出自一个做复古鞋的小公司American Duchess的网站。他们准备做一款叫Nankeen的复古女靴(如图),所以有这款织物的详细资料。这种织物在Regency Ere(英国乔治三世摄政时代(1811-1820)年代流行,是当时极好的防水耐磨面料,多用于制作户外衣物和鞋,尤其是Travelling Dresses,我想相当于现在的North Face?

        文中有引用一段德国书籍 Der Sammler里面的描述,提到美国人开始知道这个织物后便下了大订单,结果南京方面没有足够的原材料,于是中国人往高质黄棉花里掺白棉花,所以在需求高峰期出货的织物相对浅色。后来订单回落,掺杂的行为才停止。
        所以,中国与世界广泛贸易不是最近才有的事;中国自主研发制造欧美追捧的奢侈品更不是最近的事,而是200多年前甚至更久的事。

       圣经里面说: What has been will be again, what has been done will be done again; there is nothing new under the sun. – Ecclesiastes 1:9 已有的事,后必再有; 已行的事,后必再行。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历史起起落落,循环往复,我们只是活在这个环的某一节点。